我不困

称呼是困困_(:_」∠)_
写文路上努力修行的一条咸鱼罢辽
楚留香/遇见逆水寒/天刀/剑三
杂食 雷点几乎没有
感谢关注 爱你们ε-(´∀`; )

【华云】心安处

《心安处》

-试问岭南应不好?
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
·参赛作品
·我流华山x云梦
·感谢观看 喜欢的各位少侠麻烦点颗小红心 感谢(´▽`)






-壹-


我想了想,还是写了封信给华潇。



最近听师姐说,金陵城和江南那边开始有房子卖了,甚至到中原那边,也有些许房子开卖。这倒是给我们这些离开自身门派,来到江湖闯荡的人带来很大的方便。



比如说,下雨天便不用躲在屋檐下狼狈地躲雨,冷的日子里不用再花钱买胡辣汤,热的日子里不用再到处找阴凉地方,还可以与自己的好友同住,过上那闲云野鹤般的舒服日子......这么一想来,买一套房子便是极为划算的。



我摸摸自己的钱袋,元宝是一块都没了,银票银子和铜板倒是还有不少,但还是够不上买房的钱。我上下思索,还是决定写完信告诉华潇买房这件事之后,就出去打个本跑个商,去白衣神耳那帮他打听打听消息,赚点钱好回来买房。



我折好信,用红绳系好,确保不会掉以后,再把它系在咕咕的脚上。咕咕是我的鸽子,平日里有什么信件,不管远的近的还是什么,通通都是它帮我送。我摸摸它的头,顺了顺羽毛,便把它放走了。



若华潇有空,那么今天晚上便可以收到回信了。她是个急性子,总喜欢赶快把事情给解决了。她最近就在江南这一带转悠,只是我不愿意顶着烈日出门去寻她罢了。



看着咕咕飞走后,我关上窗门,开始收拾背包。带上些许药后,检查好了包里的东西是否都在里面了,然后便拿好自己的那一盏小破灯笼,出了门。






-贰-


当我结束完所有任务,带着一身疲惫回到茶馆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下的的时候,发现华潇正懒懒地靠在茶馆不远处的那颗树旁。她眯着眼,双手交叉放在胸口。我天生的有些近视,看不清她是在闭眼小憩还是在干什么。



我悄悄地走过去,准备吓她一下。旁边有鸟雀在枝头鸣叫,圆滚滚的身子跳来跳去,使得枝头不断往下坠。人们的闲聊声以及小贩的叫卖声混杂在一起,使人听不清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。我想,这样,她便听不见我的脚步声了吧。



可是我错了,我忘了她是习武之人,耳力非同一般人。



正当我走过去要把手搭在她肩上时,她突然反过身来一把捏住我的手。她没吓到,我反而吓了一跳。我试图把手从她手中挣脱开来,却一动也动不了。这人力道控制的刚刚好,既不会捏痛我也不会让我轻易挣脱开来,看来是早就看见我来了。



我一边腹诽起华潇,一边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华潇,示意她放开。她挑了挑眉,不但没松手,还直接把我拉到她的怀里。我吃痛地叫出声来,使了点劲拍她。她不松开,还把我搂得更紧了些。



我抬头去看她,只见她笑得眉眼弯弯,那双极清澈的眼里倒映着的全是我。我不知怎么的,竟有些莫名地害羞起来,眼睛不知道往哪处看才好。她看着我,噗的一下笑了出声。她松开我,揉了揉我的头发,道:“走吧,咱们先去茶馆里坐着去。”



我点点头,跟上她的步伐,进了茶馆。






-叁-


我们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,本在接客的小二看见我们来,连忙用布抹了把汗,把布随手往身上一放,然后向我们挥挥手,道:“少侠,好久不见。”我们也皆是点头笑道:“好久不见。”



我们才刚坐下一小会儿,小二便把茶端在了桌上。他露出一个微笑,摆摆手道:“少侠,你们喝,你们喝。”然后便笑呵呵地又到一旁忙活去了。说书人已开始讲述那故事,而我却无心倾听。毕竟我是来干正事的,不是来听书的。



我端起茶,抿了一口。茶叶用的是江南最好的茶叶,入口微苦,袅袅清香沁入心脾,回味即甘。我清了清嗓子,看向对面还在品茶的华潇,开口道:“买房子的事,你怎么看啊,华大侠?”



她抬起头看我,随即放下茶杯,从腰上拿了个什么东西下来,然后把它扔向我。我拿起袋子打开看了下,嚯,里面都是钱嘛。我看向华潇,只见她又喝起了茶,斜着眼笑着对我说道:“钱拿去,要什么房子,什么地皮,自己选。”



我也不禁笑出了声,道:“哟,华大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?看来华大侠这是打算养我一辈子啊?那小女子可要以身相许了,不知华大侠可否愿意?”



我看向华潇。她又笑了,那生的极好看的眉眼又弯起来,如同我在夜晚时看见的那轮弯月。我只见她开口,却未听清她说了什么。我示意她再说一遍,她却直接走到我身旁,凑近我的耳朵,对我说。



“我愿意。”





-肆-


第二天一大早,华潇就叫醒我,拉我起来看房子。她拍拍我的脸示意我清醒点,我却还迷迷糊糊地提不起精神。我蒙眬间听见她说:“中原,金陵和江南,你喜欢住在哪块地方?”



“江南好了。”我打了个哈欠,又想着躺回去再睡一次回笼觉。华潇却又一把拉我起来,道:“十五亩的地还是二十几......”还未等她说完,我就开口道:“十五亩。”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:“别乱花钱。”



还没等我躺下去,她便又问:“那巷子呢?你喜欢什么巷?然后想要什么房?海景的还是什么?”我无心仔细思考,只答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然后便懒洋洋地又躺了下去,开始做起了我的春秋大梦。



亥时二刻,我还在砍竹子的时候,房子便开始拍卖了。华潇早已经在那块场地候着了,我想她一定已经飞一样地运轻功到了她想要的那块地方,然后迅速地交了钱拿回地契,又赶紧跑来寻我。



我听见远处传来马蹄声,抬头一看,哟,果然是华潇。她利落地翻身下马,运了个轻功来到我身边。然后把那张一直被她卷在手里的纸递给我,道:“给你。”



我把卷着的纸打开,果不其然,这是张地契。上面写着地皮的所在位置,然后写着主人的名字:华潇。我抬头看她,发现她也正看着我,朝着我笑。



我从她眼里看见了皎如玉盘一般的月亮,看见了那我总是嚷着要让华潇摘给我的那漫天星子,看见了那一望无际的海,更在里面看见了我自己。



只见她伸出手邀我上马,眼里含着温软笑意。此刻的风花雪月全都被我抛在脑后。什么皎如玉盘的月亮,那薛笑人每天都要数的漫天星子和那一望无际的海,通通被我抛在脑后。此刻我的脑海里只有她,和我自己。



我听见她笑着说:“姑娘可否愿意赏脸跟我回家?”



我没有回答,只是把手递给她,然后点了点头,只说了一个字。



“好。”



-伍-


等我们回到了那块地皮上,我发现华潇早就把房子买好了。买的是我喜欢的苏式风格。她买的是海景房,那旁边还有几艘船。一眼望去,都是我所喜爱的东西。我看向她,她笑而不语。



之后便是开始打理这块地了。房子在北边,我就把东边分为两块,一边拿来种菜,一边拿来养牲口。先是种了麦子,然后养了我心心念念的毛茸茸的小黄鸡。我蹲下来摸摸它的毛,只觉得满腔都溢满了温暖。



房子交给了华潇打理,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想,应该打理好了吧。我一边这么想着,一边朝里面走去。只见桌子已经摆好,床也铺好了,什么该有的柜子镜子梳妆台,她都准备好了。



我下去寻她,她在准备饭菜。菜已经烧好,只等着装盘上桌了。我踮起脚尖,把头靠在她肩上看,只见灶台也搭好了。她转头过来拍拍我的脑袋,捏捏我的脸,对我说:“大小姐,该吃饭了。”



吃完饭,照例我去洗碗。若是让华潇那人洗碗,肯定会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,指不定碎几个碗。我一边洗一边哼起了歌,心情好得很。刚准备放个盘子进柜子里,却感觉自己被人从身后拥住,跌入温暖的怀跑里。



她把头埋在我颈窝蹭了蹭,发丝弄得我有点痒。我试图推开她却未成功。我干脆不理她,只管自己洗碗。只听见她笑着且含糊不清地对我说:“我们在江湖,终于有个家啦。”



我突然有点鼻酸,眼泪已经不知不觉中在眼眶里打转着,几近快要落下。我强忍住哽咽,又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回复她了一个带有鼻音的“恩”字。



是呀,在这熙熙攘攘的江湖中,我身边的人还是她,而我们,也终于有了一个家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占tag抱歉
这里是一只踏月留香的云梦w刚玩没几天还是个萌新 想找个固定队伍一起结义打本唠嗑啥的 有没有人一起呀_(´ཀ`」 ∠)_
虽然我刚玩还不是很好 但我会努力升级的w